罗芳珪

编辑:布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7 23:58:53
编辑 锁定
罗芳珪(1907—1938),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山县(今衡阳市衡东县)人,中国国民革命军少将、抗日名将、民族复兴英雄。1907年12月20日生于衡阳市衡东县的一家书香门第,13岁考入岳云中学。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34年升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八十九师五二九团团长。1937年,平津沦陷后,日军转移兵力向南口进攻。奉命率部扼守阵地,纵横十余里,从8月12日起至23日止,以千余人抵御数万之敌。当时所部已陷日军重围,仍率部顽强突围出去。南口一战,大震军威,被中外赞誉为英勇抗战的中国“四大名团”之一。1938年4月6日,台儿庄战役阵亡。牺牲时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3军89师529团团长。[1]  国民政府为表彰罗芳珪的功绩,追谥为陆军少将,入祀衡阳南岳忠烈祠。1988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烈士[2] 
中文名
罗芳珪
别    名
字建唐
国    籍
大清帝国衡州府(中国衡阳)
民    族
出生地
衡阳市衡东县
出生日期
1907年12月20日
逝世日期
1938年4月6日
职    业
抗日将领
毕业院校
黄埔军校
主要成就
中国国民革命军少将
抗日名将
民族复兴英雄
南口战役主帅
中国抗日战争四大名团团长

罗芳珪人物生平

编辑
1907年12月20日,罗芳珪出生在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山县晓霞峰南麓的沱字区百叶冲(今衡阳市衡东县新塘镇百叶村)一个书香门第家庭。4岁就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6岁入白衣冲回龙精舍念小学,12岁考入岳云中学,在那里学习生活了整整6年。[2] 
进入中学时代,罗芳珪不光埋头数理化,而且特别关心时事政治。目睹政府昏庸无能,军阀连年征战,帝国主义蚕食中国,立志效法岳飞、文天祥、林则徐,报效祖国,把一切献给民族复兴大业[2] 
1925年夏,18岁的罗芳珪从岳云中学毕业,与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回国的堂兄罗芳中一道投笔从戎,结伴经武汉绕道上海,乘海轮直达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后安排在步兵科一团七连见习。七连连长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陈赓。1926年冬,罗芳珪从黄埔军校毕业,随即参加北伐战争。之后,历任排、连、营长。1935年擢升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八十九师(师长王仲廉)五二九团团长[2] 
1931年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军占领中国东北三省。1935年又发动华北事变,日军加快侵吞中国的步伐。国土沦丧,民族危亡,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1936年,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奉命由江南北上,过黄河、出长城,到内蒙古乌兰察布盟抗击入侵的日军及其投敌的伪蒙军。在傅作义将军的配合下,收复了百灵庙,予
罗芳珪烈士像 罗芳珪烈士像
敌以重创。在这场著名的绥东战役里,罗芳珪团初试锋芒,立了大功[2]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发表宣言,号召“全中国人民、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蒋介石也在庐山发表谈话:“如果战端一开,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伟大的抗日战争全面展开![2] 
7月底,北平沦陷。日寇企图打通平绥线,其精锐部队坂垣师团、川原师团一部及铃木、酒井、高木、山下四个旅团,蜂拥集结昌平一带,向中国军队发起新一轮大规模的进攻。敌军向西冒犯,我方第十三军奉命抢防南口。8月1日,罗芳珪团作为先头部队从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南部紧急出发,挺进张家口,抢在敌寇到达之前占领南口险隘。从8月10日起,坂垣师团出动飞机30余架,坦克30多辆,野炮60多门,投入兵力万余众,向我军阵地疯狂进攻。坚守南口虎峪村、苏林口、马鞍山一带的罗芳珪团首当其冲,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与10倍之强敌连续血战20天。在那难忘的日日夜夜里,罗芳珪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观察敌情、调度部队、慰问伤员、鼓舞士气,始终坚持在一线指挥。以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冲锋,阵地岿然不动。据8月27日国民党中央社报道:“敌用坦克三十余辆,冲入南口内外壁,工事均被填满,我守军在南口左右山头,与敌激战,罗团官兵,大部殉国,但士气极旺……”。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给蒋介石的电文也特别强调:“此役赖我守军罗团沉着应战,官兵奋勇异常,故予敌以重创。”《大公报》著名记者范长江、孟秋江采写的战地通讯《抢防南口》、《血战居庸关》,歌颂了十三军及罗芳珪团英勇杀敌的事迹,令中华儿女和国际友人无比振奋。罗芳珪团也赢得了抗战英勇杀敌“四大名团”之一的美名[2] 
南口突围以后,罗芳珪团大部阵亡,损失惨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补充,又同仇敌忾,奔向新的抗日战场──参加台儿庄大会战。[2] 
台儿庄本是山东峄县南部运河边一个不大的集镇。1938年春,中国军队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统率下,以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和汤恩伯的第二十军团为主力,在这里同侵华日军进行了一场殊死决斗,击溃了坂垣、矶谷两个精锐师团,歼敌万余名,夺取了抗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2] 
罗芳珪烈士像 罗芳珪烈士像
1938年春,日军矶谷师团气势汹汹南下,企图打通津浦线,占领徐州。它的第一步就是要夺取徐州以北的滕县,然后直取战略要地峄县的台儿庄。3月16日,矶谷师团围攻滕县,我军守城的122师拼死抵抗,台儿庄战役正式打响。3月18日,罗芳珪团随二十军团(军团长汤恩伯)八十五军(军长王仲廉)八十九师(师长张雪中)前往增援时,一二二师将士经过3天血战全部为国尽忠,滕县已陷落敌手。随后,台儿庄北面的峄县城,西面的韩庄相继失守。敌军在坦克、大炮的猛烈轰击下,一举突破台儿庄东北角。我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赴后继,严防死守。到4月1日,6个团的守军伤亡过半,台儿庄危如垒卵![2] 
4月初,台儿庄争夺战达到白炽化程度,我守土将士以血肉之躯与顽敌苦战死拼。为解矶谷师团之围,坂垣师团南下增援。途经峄县城附近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我八十九师奋起迎敌。罗芳珪团冲杀在前,罗团长号召全团官兵:“今天这一仗,有进无退,有我无敌,好男儿报效祖国的时刻到了!”一番慷慨陈词,使全团士气大振,决心血战到底。经过三昼夜的苦战,一连攻克了敌人的三处阵地,占领了大顾珊村,逼近了台儿庄。[2] 
4月4日,在李宗仁的周密安排下,我方各路援军陆续赶到,以凌厉的攻势对敌人实行反包围。台儿庄的守军紧密配合,向敌人发起猛烈反攻。4月6日,我军全线发起总攻,鬼子的末日到了。溃退前,他们困兽犹斗,战斗更为激烈。这天下午5时左右,五二九团团长罗芳珪与团副李有于在大顾珊村外前沿阵地指挥战斗,隐蔽在一道土墙后观察敌情。突然,敌方飞来一排炮弹,弹片击中罗芳珪的头部和胸部,顿时血流如注,团副李有于也倒在血泊中,两人同时壮烈殉国。弥留之际,罗芳珪对部属断断续续地说:“我死了……不要紧,你们……要狠狠……狠狠打击日本强盗,……收复……台儿庄!”说完,便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正在采访的战地记者张高峰闻讯赶来,特地从树丛中采摘两枝盛开的桃花,放在两位烈士的胸前,沉痛地脱帽致哀:“安息吧,英雄!”[2] 
几个小时后,日军丢下上万具尸体仓惶逃窜,台儿庄又回到中国军队手里。[2] 

罗芳珪主要事迹

编辑
1934年,罗芳珪擢升为十三军八九师五二九团团长[3] 
1937年7月29日、30日平津相继失陷后,日本在挑起淞沪战役的同时,又调集重兵南下,妄图南北夹击,速战速决,进而侵占全中国。为此,7月31日日军沿平绥线推进,在昌平集结重兵,准备进攻南口,目标是攻占山西,夺取重要战略物资煤炭。8月初,南口战役战事激烈,史称“南口保卫战”。[3] 
南口是京畿名镇,京张铁路重镇,既是燕山山脉与太行山山脉交会处,又是八达岭唯一入口点,与居庸关、八达岭同为交通要冲。日军为实现其经由华北征服中国的野心,8月9日大举进兵南口,投入7万余人的兵力,主力部队为板垣师团、铃木师团、山下旅团和酒井旅团,配备300门火炮,另有航空飞行大队、战车队、化学部队协同作战,扬言三日内攻占南口。[3] 
中国参加南口战役的军队6万余人,以南口为中心布防,阵地东起德胜口、苏林口,西至镇边城、横岭,战线长达90公里。中国军队十三军八九师五二九团团长罗芳珪奉命抢防南口。[3]  战前,罗芳珪把怀有身孕的妻子从驻地送回老家,以便全身心投入战斗。8月1日,罗芳珪团从大同乘车,冒着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赶赴南口前沿阵地。到达指定位置后,在龙虎台、南口火车站、南口村一带迅速构筑防御工事,进行战前准备[3] 
8月8日晨,战役打响,日军炮火向南口中国军队进行猛烈轰击,日机轮番轰炸,五二九团一次次打退日军进攻,坚守阵地,直至深夜,奉命战略撤退,放弃南口车站,退守龙虎台[3] 
8月10日,日军发动总攻,龙虎台首当其冲。为减少伤亡,罗芳珪果断下令守军暂时撤退,当日军刚刚占领龙虎台,未及站稳之际,罗芳珪率兵全力反击,五二九团官兵个个奋勇争先,与敌展开肉搏,尽管日军派来增援,仍未能夺得龙虎台,三个多小时的血战,五二九团官兵依然斗志昂扬,坚守阵地。[3] 
8月12日后,日军多次向南口东西两侧山地和龙虎台阵地进攻,均被击退[3] 
8月13日,日军派出战车向五二九团一营阵地发起猛烈攻击,罗芳珪见到阵地即被攻破,下令官兵进行阻击,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也决不后退。他亲临指挥,与部下研究爆破战车、破坏其履带使之难以行进的办法,同时研究接近战车、攻击其瞭望孔的方式,挑选精兵,分成两批,一批带手榴弹,滚身接近战车,用手榴弹炸毁履带,使战车瘫痪;一批利用履带毁坏之时,攀上车顶,用手枪从瞭望孔射击,击毙驾驶员。按此方法,日军战车被击毁多辆,动弹不得[3] 
等日军清除了废战车,继续进攻时,早已严阵以待的五二九团官兵改变战术,等战车经过后,以密集火力,专门攻击跟在战车后面的日军步兵,步兵夹在隘道中难以招架,被打死数百名,剩下的狼狈逃回[3] 
在6天的南口战斗中,罗芳珪团与敌反复争夺,重创日军,五二九团也伤亡惨重,在无兵增援的情况下,他们服从上级命令,拼死坚守,罗芳珪亲临战场指挥战斗,几个昼夜没有休息,他表示,愿与全团官兵一起与阵地共存亡,全团官兵无不感奋,振臂高呼:“誓死不退!” [3] 
8月14日,罗芳珪身负重伤,仍大声呼杀,不下战场,全团官兵大部牺牲,但士气旺盛,同仇敌忾,视死如归,与敌激战不止。8月27日,《中央日报》对战况进行了报道,《大公报》记者范长江亲临前线采访,连续发表战地通讯,赞扬五二九团英勇杀敌的事迹。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周刊》发表时事短评,高度评价南口保卫战,罗芳珪团的英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3] 
8月26日,南口战役参战部队奉命突围,罗芳珪团随后转战晋冀豫三省,继续战斗,予敌重创[3] 
1938年春,罗芳珪团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罗芳珪在徐州会战中壮烈殉国,12天后,他唯一的亲生女儿罗本忠在湖南老家降生。[3] 

罗芳珪悼念英烈

编辑
罗芳珪为国捐躯后,国民政府决定将其忠骸运回家乡。1938年4月15日,长沙《大公报》用大字主标题《抗战名将罗芳珪灵柩抵汉,即将运湘安葬》,并配副标题《扼守南口,威震中外;台庄会战,为国捐躯》进行报道。[2] 
1938年5月上旬,罗芳珪的灵柩由前方运抵衡山火车站。衡山县长孙伏园率各界人士到车站迎接。旋即在衡山县城文庙大坪里隆重举行追悼会。罗芳珪灵前,摆放着国共两党要员蒋介石、周恩来、林森、于右任、汤恩伯、蒋光鼐等的挽联、挽词。[2] 
蒋介石的挽联慷慨激昂:“善战久知名,讵翼妖氛摧猛士;临危能受命,好将浩气振军魂!”[2] 
周恩来的挽联情真意切“为国家合作抗日,南口防守决死战,声震中外;作民族复兴英雄,台庄大捷成壮烈,独有千秋!”[2]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挽词言简意赅:“裹革完忠”。[2] 
在1000多人参加的追悼会上,很多人为烈士唱起了挽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更为会场增添了悲壮的气氛,很多人为抗日名将之死洒下了热泪。[2] 
罗芳珪的夫人康敬懿刚刚分娩,身子十分虚弱,也含着极大的悲痛,抱着烈士喋血疆场10天之后才生下来的遗腹女罗本忠,参加了追悼大会。罗芳珪在率部抢防南口前夕,动员爱妻离开部队驻地回到衡阳老家,又义无反顾地奔赴抗日战场,没想到夫妻从此永诀。在追悼大会上,康敬懿含着泪水,讲述了烈士的生平事迹,并为丈夫为国献身感到骄傲;表示一定化悲痛为力量,完成丈夫的未竟事业。1938年12月26日,罗芳珪的灵柩安葬在今衡东县新塘镇杨泗桥祖茔。[2] 
国民政府为表彰罗芳珪的功绩,追谥他为陆军少将,入祀南岳忠烈祠。[2] 
罗芳珪牺牲后,他唯一的女儿罗本忠由夫人康敬懿抚养成人,现已从西安西北建筑工程学院退休。在大学执教期间,罗本忠多次千里迢迢回家乡为父亲扫墓,瞻仰忠烈祠。[2] 

罗芳珪后世纪念

编辑
1938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谥予陆军少将。[2] 
1988年,罗芳珪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3] 
2005年4月6日,纪念罗芳珪烈士牺牲67周年,衡东县上千名机关干部和当地群众列队来到新塘镇杨泗桥罗芳珪烈士陵园,为抗日英雄扫墓。[2] 
2005年8月18日,南岳忠烈祠举行中华儿女公祭抗战民族忠烈大典,抗战忠烈罗芳珪[4]  之女罗本忠代表抗战忠烈后裔发言。
2009年9月5日,罗芳珪、齐学启、萧山令、李必蕃、彭士量、吕旃蒙等国民党抗日将领首次入驻湖南烈士公园纪念塔。 [5] 

罗芳珪墓冢

编辑
罗芳珪墓位于湖南省第二大城市——衡阳市衡东县新塘镇杨泗桥村级公路旁的田垅中,系罗芳珪与其父亲的合葬墓。墓坐东朝西,墓周为片石筑边的土台,土台前高1米,后高1.5米;台面前面平直,后面略呈圆形,直径11.4米。封土堆呈椭圆形,南北4.5米,东西3.9米,高0.5米。墓围麻石砌筑,略呈圆形,内径5.3米,前低后高;墓围嵌立汉白玉碑3通,碑头均为麻石。中间墓碑碑文两行,右为“清国学生罗公字又可之墓”,左为“陆军少将罗公讳芳珪之墓”两边墓碑分别镌刻为罗芳珪和其父立碑人的姓名以及立碑时间。墓前置石质望柱和拜台,望柱及墓围立柱分别镌联。墓围外树一青石碑,系1990年清明衡东县人民政府维修该墓时所立[6]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